我想看我的小蓝手

不会再发更新了。
这个号留着给喜欢的太太点红心。
谢谢你以前的喜欢,
对我坑掉的无数坑感到抱歉。
江湖再见。

回到顶部 1 2

再见啦。

小仙女。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更文_(:з」∠)_……

我的碎语都还没有写完,才3000多………

每次我快要自己滚蛋的时候都有人出来给我点个小红心,真的很谢谢你们_(:з」∠)_!!!!!!!!给我点心心的还是我很喜欢的太太,真的很谢谢你们qvq!但是我仍然不敢艾特就是啦_(:з」∠)_

把毕生的哈特都比出来,比满屏。

我知道我很垃圾啦,但是有人看就真的太好了。

要努力!

考试也要努力!

等我考完了我就回来填空呜呜呜就回来开新坑呜呜呜——我说真的!

不知道怎么写出好看的文章


不知道怎么写出别人会喜欢的文章


即使自己在心里安慰一百遍


都还是好失落啊


我到底在写些什么啊

不太爽

_(:з」∠)_

我被t了

妈蛋我本来想自己退的居然比不过人家手速 

[手黄再

真是的

心塞

玩个侦探游戏自己没脑子刷屏还靠我吐槽

当年玛丽苏时期我可就是猜都能猜对的小公举啊

哥哥要结婚啦

今晚去接亲

好开心

又好不开心

很讨厌一个人。


是借住在我家的一个亲戚小孩儿。


大概是从他第一天住在我家,在饭桌上久久盯着我爸的位置开始。

我们家的餐桌和客厅隔着一道及腰高的柜子,坐在我的位置上,抬头就看得到电视。那一天我看他等着我们擦了桌发了碗,就撑在我爸座位的椅背上。

我爸这次让他坐到旁边的位置上。第二天,他依然驻在那里等着。一点小心思也全都暴露得一滴不落。

我想,从此开始,我就再也对他讨不起喜欢二字。


又是过了一阵子。

我发现,我的书柜被人翻动。

我不能算是太整洁,但是所有的书籍之类我一定会好好的按顺序放好。那天我在书柜找书,突然发现我很久以前买的周刊顺序乱了,很早以前的放在了最上面,我顺手一翻,还掉了两页。

其实那个时候我心里就一定有底了。

我压了一张纸在上面,满满警告的话语。


一个星期之后,我偶然和表弟说起这件事,然后他信誓旦旦的告诉我。

就是他啊。

我跟他说了你会生气,他还让我不要告诉你。


有人在挑战我。


我首先和我妈说了这件事,她先是皱皱眉告诉我不太可能,接着在我无数次冷嘲和白眼之后,说你自己解决。


被我指出的那一次,他还在狡辩,说并不是他。


我想,从此开始,我对他就只有讨厌两个字了。


最近。

我似乎发现。

这个人似乎翻出了我电脑的图库,在qq登录那边显示他把我的图拿去当头像用。

这个人好像翻了我没有退出账户的音乐列表。

我清楚的记得。

我第一次在他面前看日漫的时候,他说,为什么要看日本的东西?

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听日语歌曲的时候,他说,为什么要听日本的东西?

我在听歌开外放的时候他总要自顾自的走开,我看动漫的时候他总要嗤之以鼻的走开。

现在他从我的列表里翻出了一堆他曾经对我报以嘲笑的东西。

下载了并自我装逼。


我并不是说他没有这个权利去喜欢。

可是他由始至终。

我看不到他的尊重,也看不到他的喜欢。

我就是看着他,怎么看怎么不爽。


讨厌。

死了。


糟糕。

楼下家具店着火了。

我和母上刚开家长会回来的时候,闻着一股很刺鼻的味道。烧焦的味道。

母上嗅嗅,我嗅嗅。我感觉到那股味道就在我身后,我对这种方位的东西向来很敏感。

“什么焦了?”
“哪儿烧东西?”

着火。
这么焦灼的味道我也就在乡下烧秸秆的时候闻到过,小烧什么的哪能这么浓。
第一秒直觉。我觉得我的直觉挺准,但是我从没信过一次。

现在事实告诉我,我的直觉真准。

冒烟了。母上扒开窗子,我趴在窗子边上大喊着火啦着火啦!

爹很快下楼去,二楼大伯很快下楼去,五楼阿姨很快下来去。我在窗边上,“我刚才就觉得着火了。”

“那你怎么不说?!”

我突然就有点委屈。

在看天天向上。

 
 

看到了不二。

 
 

想起之前在网络上认识的一个姐姐(其实可以叫阿姨了)。

 
 

现在已经没有再和她联系了。也可以算是没法再联系了,她自己有事什么的。

 
 

想到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我在刷广场,看到她发关于什么的一篇日记。

 
 

我有看到评论那里在发问号。

 
 

我就评论说是最世的那个安东尼吗?

 
 

最世和小四对我来说其实蛮微妙。(认识的也十分偶然,是在一本小学订的刊物上看到的郭敬明是最会写书的商人最会做生意的作家以及最小说什么的。再后来一次过生日姐带我去书店让我自己拿,我本来不是奔着最小说去的,但是看到了,想起上次看的书,我晃晃脑袋就选了。)最小说也可以说是我想要认真写小说的起点,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写傻白甜狗血言情的小姑娘,看了发现他们写得好棒。就此开始转变写字儿的风格。

 
 

可是到了很久之后,了解了很多关于小四的……嗯新闻吧,又觉得我之前的敬仰是不是也喂了狗。

 

 
 

那个时候姐姐看完评论之后很开心来私信我。

 
 

我跟她说我比较喜欢笛安。

 
 

她说她喜欢安东尼。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我喜欢那只兔子。”

 
 

“叫不二。”

 

放学回家的时候天空很漂亮。

兴冲冲地跑上楼回家再兴冲冲地跑下楼的时候,却全都变了另一种颜色。

心想着没事这样也很棒的给相机开机。

发现内存卡还放在读卡器里。

超失落的上楼回家跟妈妈提起。

妈妈说,这就是缘分吧。

缘分啦。


©我想看我的小蓝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