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看我的小蓝手

不会再发更新了。
这个号留着给喜欢的太太点红心。
谢谢你以前的喜欢,
对我坑掉的无数坑感到抱歉。
江湖再见。

回到顶部

Rosemary

出自:《全员加速中》

配对:烛龙x白泽


本来是abo设定的

但是……论那些年没填完的坑_(:з」∠)_

之后开学可能要消失一阵子

那就先放出来了 

慎qaq对不起那边晓昊等我的旁友们我对不起你们_(:」∠)_

————


       书桌上的花瓶仍是空的。

       烛龙记得他吩咐过佣人放一只新的迷迭香,但是现在——他皱着眉扣扣桌面——哦,佣人前两天告假,说是将近女儿临产期了,想要回家看看。


       “真是幸福呀。”

       他站在门口,看那个年衰的女人把行李箱拖下楼梯,笨重地嘱咐他。

       “您平时就专心搞研究了,现在我要回去了,您要好好照顾自己。”

       好歹是个天才,死不了的。烛龙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依然报以一个微笑。     


       女老师说孩子们应该多笑笑,这有益于你们找到心仪的幸运日——话锋一转——像烛龙一样,多笑笑,你们真正的甘霖会来临的。

       这是一个名为“多笑笑”的习惯的开始。尽管烛龙自己站在镜子前也看不出究竟有何迷人之处,这仅仅是一个嘴角上挑的动作,为此痴迷简直太过低级和无趣。

       但女孩并不这样想。烛龙被争先灌输着你的笑容相当迷人、就像久逢的甘霖、就像冬日的暖阳的理念,他所收到的情书中也大半描摹着久逢的甘霖和冬日的暖阳。 烛龙可以从中中和几段出来,成为优秀作业,而女孩们也只是私底下开心着自己的话语被摘用且并无什么反感之情。烛龙相当喜欢这样的时刻,他看天真的她们将自己情愫恭敬的呈上,再为他所用。也并不是说他不会写这些东西,而是他不屑于将天才之名浪费在这种玩意儿上。

       可毕竟有人的想法与之相违。

       天才不止他一个。烛龙挑挑眉,窗外的白泽在和那个长发的做作的所谓好学生探讨这次的实验,明媚的光线将他的轮廓变模糊,闪闪发光地温和起来。校服是白色的,倒真像一只坠落的天使。白泽总是乐于将自己的成果奉献给他人品尝,这些成果则是他脱掉羽翼愚蠢地踏进凡人的土地上一点一点卑微地从上天给他的所有中掏出的。

       明明是一个聪明人,却一定要靠近世俗做那些毫无回报的事。烛龙向他表示过邀约之情——他相信他能拯救这个坠天使,他们在一起会变得很强,而白泽可以补充他的缺点,他可以使但白泽果断地做出正确的决定。但白泽仍要坚持他的选择。

       “如果你是真的想让我走上正确的道路,那请等我真的错到无路可退时再拉我一把。”

       迟早有一天他会掏空自己,那些蠢货也只会无助地悲泣。

       烛龙翻出两本书,又暴躁地塞回去。

     “而且——

     “对不起,我觉得我并没有错。”

        

      细微的声响在烛龙的听觉里无限的被放大,他不耐烦地挑挑盘子里的水果,侧目去看身旁的白泽。作为优等生,他被挑选为被帝王接见的这批当中的一份子。白泽当然也在,他来的主要目的,一是来凑个热闹,二不过就是看好温文如水的白泽。学校给他挑明过这层关系,烛龙的性格也的确不是太吃香的存在,他要接受这一点接受得理所当然。即使是“放着天才还是来给白泽做个陪衬”,他也一定会死死抓这次机会。这是帝王的接见啊,这是统治者的接见啊。得到垂青必然好过处在一片毫无意义的纷争中慢慢攀爬来得痛快。他老早就做好了剩下一手的准备,凡人之间,谁又分得清奸雄不奸雄呢?

      到是白泽。烛龙看他欣然答应,再兴致高涨地起航,来来去去都太自然,就似乎真的只是被接见一次那么简单。

      他的脑子是被蠢货们吃完了吗?

      烛龙索性放下盘子托腮去看白泽。此时这盘温水正戴着耳机靠在椅背上休息,睫毛跟着平稳的呼吸上下浮动,牵引一层一层的阳光吸吸附在他的脸庞上。那次的不合之后,他们好像也再没彼此正视过,烛龙也在没有好好看过白泽一眼。他出于他的自负,白泽出于他的骄傲。而他们的关系本来也就没有太好,此番也只是对彼此做一个隐藏在千丝万缕中的表态。此时,或许是瞬间的好奇,或许是长久以来想要了解这个人的兴趣,烛龙伸手去抓白泽的耳机,放在自己耳边。

      砰砰砰砰。

      重金属和巨大音量吓他一跳。烛龙皱眉,再一次去看白泽平静的睡颜。

      太不会照顾自己了。

      他这么想着。在微弱的晃动中撑着扶手站起,弯下腰要去拔白泽的另一只耳机。五指贴着白泽的脸颊擦过,烛龙感觉到些许发烫的意味,他觉得这种触感大概来源于自己的紧张,虽然他也不清楚他为何会感到突如其来的紧张。

       马上就好,不会惊动别人的。

      烛龙将白泽耳边的乱发往他脑后抹去,指上暖烘烘的味道随风而散,他轻轻捏上白泽的耳机,将其拿开。

       巨大音量消失在白泽耳畔。烛龙听见一声刚醒的呢喃,两人的目光随即撞上。烛龙的心提到嗓子眼上,他怔怔地看着笼在他阴影之下的白泽,手中还捏着对方的味道。

     “抱歉……让一下可以吗?”

       白泽先伸出手去推他的手臂,烛龙抓着白泽的耳机坐回位置上,看白泽尴尬地从他身前走过,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他看到经过的白泽脸上的红晕,以及——

      他以一个ALPHA的身份起誓,他所闻到的迷迭花香。

      烛龙深深呼吸一口,转头去看给他留下背影的白泽,好像并无异常。

      用汤勺将水果压扁,烛龙看着汁液散在瓷盘上,像散开的花蕊。


评论(7)
热度(22)
©我想看我的小蓝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