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看我的小蓝手

不会再发更新了。
这个号留着给喜欢的太太点红心。
谢谢你以前的喜欢,
对我坑掉的无数坑感到抱歉。
江湖再见。

回到顶部

尘嚣之间

出处:《全员加速中•触不到的恋人》

配对:王晓 x 吴昊

BGM:Release My Soul

 

和节目大致一样的情节,是在时间倒流之后两人各自不同命运的时间线上运行的。但是稍有改动,将时间未倒流前的剧情也用小女孩康康的话排进去了。
周更。

————

0.

       据说,一场忘了的梦必将成真。

1.

       现在是深夜十一点二十分六分。

       吴昊瘫倒的场地从公司大堂的沙发上转变为家里的床上。

       说实在话,这种情况下的他不应该这么早就休息;但是似乎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劝他,劝他不要难过,劝他要学会坚强自己站起来,劝他想开一些,劝他休息。他不知道这些所谓的劝的目的究竟是好是坏,是真是假,每个人的话上上下下,在他的脑子里黏合成成一潭死水,像他自己一样瘫倒。活该没有生气。

       他说不累才怪。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太多了,预料到的和预料之外的。先是母亲的离世,再然后是公司财政突然出现的漏洞。虎视眈眈这块肥肉的人太多了,这摆明了是给他的第一个下马威。
  
       吴家的命就在他手里。他就算是拼死都得挣个赢。

       赢哪有这么容易……就只有我自己了。

       母亲的离世不算是突然,不算是惊讶。女强人的母亲在没有身边那个男人的前提下揽起整个家族的未来。一手拎着他,一手摸索着在商场上征战的要领。再以极快的速度将两手都放下,给了那些在私底下说曾经的吴家现在不过是个空壳子的人们好几个巴掌。

       真是个母老虎。

       连吴昊都这么说他妈。

       小时候吴母对他相当严厉。背书背不出,敲;学校不听话,打;骂了还还嘴,罚站。

        吴昊也掉过眼泪,母亲就搂着他。
   
         “昊昊,你不能哭。”

         “你也不能输。”
    
       严也只严了这么几年,等吴昊上了初中,母亲也没再如何苛刻地管他。吴昊的成绩排不上最佳,也就是在好生的中下游晃荡。还常惹事,到那阵子孩子都慢慢有心机,明里暗里都有人挑他没爸的事。

       这是吴昊的老虎尾巴。一踩就炸,一挑他就挽了袖子跟人家打架。母亲并没有因为他是吴家的孩子就早早让他学几招防身,吴昊打架的野套路都是自己打着打着凭一腔无法喷发的少年荷尔蒙垒起来的。

       吴昊吃得不少长得不差,几次打下来还真没输过。再凭着他成绩不低背景不小,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了。学校女生里开始流传,“会打架里成绩最好的,成绩最好里最会打架的”。

       就有一次闹得有点大。他是学校篮球部的,比赛前夕练球练到清校,人一个都没了就他在更衣室里。衣都脱完了,啪,灯关了。

       吴昊认为自己什么都好,就是亏在夜盲上。小时候他还因为夜盲差点被人贩抱走,那么黑啊,什么都看不见,眯着眼也就耳边小孩大人说话声。

       于是他就怕黑,睡觉都必点一盏夜灯,不然死都不睡。那这好,灯就给关了,吴昊后背一凉,还没来得及嚎一嗓子就挨了一棍子。

       好了。上头条了。

       月黑风高杀人夜,吴昊没死也重伤,比赛没去,躺医院里了。事情很简单,就是一帮被他干过不服气的,组队来刷他了。

       从此,吴母又开始严了。

       吴昊也只能在心里骂那帮人傻逼,剥夺了我收获妹子芳心的机会,还把自由的天空给我一块罩上了。

       再后来长大长大长大,吴昊没以前那么冒冒失失的了,也仍然是个不好惹的非善茬——当然了,除了黑布隆冬,都挺好。

       年前他开始在母亲的帮助下慢慢学习管理公司,其实平时他跟着母亲进进出出这些也不算陌生,但当这一天真的到了的时候,母亲和他自己也都变得郑重起来。像是一场郑重的仪式,更迭着新老交替,母亲又拉紧一口气,又松下一口气。

       过年那天吴昊和母亲在餐桌上开了两瓶红酒,都是母亲藏了好久的。吴昊记得那天母亲喝得脸颊发红,笑着说他大了。而他也只是笑笑,说妈呢可以享福了。

       两人相顾。

       却没想到这连白日梦也算不上。
  
        终于,推脱来推脱去的母亲将一纸化验单放在他面前。

       “昊昊…”

       母亲倒是没有什么表情,淡淡的,大概是从最初就猜到了这个情节。吴昊趴在母亲肩头大声哭泣,如儿时一般,母亲也褪了往日的强势,只是温温地搂着他,抚他背。从前那个温婉的女子的形象又浮现在吴昊脑子里,只能引起更大一波潮涌。

       “你不能哭。”

       吴昊搂紧母亲的脖子,死死咬着嘴唇,眼依旧是红的,整个人都在抖。

       母亲浅叹口气,摸着吴昊的后脑勺,将她最放不下心的孩子往自己怀里塞了塞。侧目一看,才察觉孩子已经高了踩着高跟的她半个头。

       她说,你哭吧。

       哭干净就好了。

       吴昊拿手挡住眼,深深呜了一口气。他把这些想干净,再睡一觉就好了。他的眼皮在打架,在告诉他上帝召唤你进入睡眠模式。但他首先得做点事——比如定一个早起闹钟。

        他伸手去摸床头的手机。床头柜冷冷冰冰,像现在这个家一样。摸了一阵子,没摸到手机,他烦躁地出了口气,准备坐起来。

       有人按住了他的手。

       他猛然起身。

       “嗨。”

  

[相信我王晓(小)少爷还没那么快出现,王少爷是放在最后的糖_(:з」∠)_]

评论(34)
热度(63)
©我想看我的小蓝手 | Powered by LOFTER